<dl id="GvWpG"></dl>

        • 1111111111111111111111
          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          军垦母亲

          2019-10-19 13:04 大疆号晚报   闫歌

          母亲一辈子吃苦耐劳,供养子女4人上了大专、2人上了高中;子女们成家立业后,也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现在,80岁高龄的母亲被各种疾病缠身,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冠心病经常折磨得她整夜难眠,但每次接听儿女的电话,她总是说:“我在养老院挺好的,吃穿不愁有人伺候,你们好好工作,不要担心我!”想起母亲独自一人,夜晚腿抽筋时,用手使劲捶打坚硬的小腿肌肉的痛苦状,我的眼泪又来了……

          母亲1960年从江苏如皋支边进疆,和高小毕业的父亲结婚。1976年,当会计的父亲因为胃溃疡不幸离世,当时最小的弟弟3岁,我5岁,大姐不过13岁,母亲37岁守寡,独自一人承担起养育6个子女的重担。母亲常说:“我是个大老粗,吃了没有文化的亏,只要孩子们上进,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们上学!”事实证明,母亲的坚持是正确的,在连队,很多孩子初中毕业就辍学务农了,而我们兄弟姐妹全部上了高中或大专。在连队,提起母亲的名字,没人不竖大拇指!

          父亲去世后,家庭条件捉襟见肘,母亲依靠30多元的工资,加上国家给父亲的微薄抚恤金,常常是细粮换粗粮,夏收捡麦子,秋收捡玉米,精打细算,艰难度日。我小时候体弱多病,上5年级时只有28公斤,记得有一次发高烧40度,满嘴起泡,奄奄一息,只想吃苹果。上世纪70年代苹果可是稀罕物,数九寒天,母亲跑遍了整个连队,从上海知青朱老师家找来了3个皱巴巴的苹果,这苹果竟成了灵丹妙药,我一吃烧就退了,也能吃饭了,我想这是馋病吧!

          改革开放推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后,母亲迎来了生活的春天。依靠勤劳的双手,不仅种了60亩土地,而且大力发展家庭副业,养鸡养猪养羊养牛。记忆中,我每天早上醒来,母亲已经做好了一家人的早饭,而且煮好了一大锅猪食,也不知道她是几点起来的。早饭通常是玉米糊糊、馒头和咸菜,母亲不吃馒头,只喝三大碗玉米糊糊,背起背篓、扛起锄头就下地了。从记事起母亲从来不睡午觉,依旧在骄阳下辛苦劳作,60亩玉米地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,黑油油的秧苗茁壮成长。傍晚收工时,母亲又背着一筐小山一样高的猪草回家,岁月的年轮、生活的重担压不倒母亲。母亲种田舍得吃苦,舍得下肥料,丰收后玉米垒成了金色的长城。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年年家庭收入一两万元,年年杀年猪。家庭生活在连队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          一年春耕时节,母亲赶牛车去团部买肥料,牛受惊将母亲的腿夹在了大树与牛车之间,导致小腿骨折,又青又肿。即使这样,母亲仍一瘸一拐地坚持下地干活,操持家务。有一年夏收,母亲干活不慎将肩胛骨摔裂,打着绷带仍坚持扬场。母亲好强的性格,影响着我们,我9岁就学会了蒸馒头、擀面条,各种家务和农活样样在行。我们几个孩子们都很孝顺,力所能及地帮母亲分;罴。

          1989年,母亲退休了,仍帮助家里唯一在务农的二哥种地、带小孩:罄戳礁鲈都藓贾莸慕憬愣啻稳澳盖兹ザň酉砀,大姐甚至在杭州给母亲买了一套楼房。母亲1997年去杭州住了一年多,养得白白胖胖,精气神都好,但她操心远在新疆的亲人,借口浙江话听不懂,没有朋友玩,毅然决然地又回到兵团,回到连队。儿女们明白,她的根在新疆、灵魂在兵团,五十多年的风雨人生,使连队成为她唯一可以安身立命的家乡。

          母亲老了,拉不动拓荒犁了,疾病折磨得她日渐消瘦,为了不给儿女增加负担,她选择去住养老院。儿女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两个姐姐经;匦陆酵盖,身边的二哥每天定时去给母亲配药。逢年过节家人团聚时,母亲总是笑呵呵地给众多孙辈、曾孙辈发红包,十几年雷打不动,这时的母亲是幸福快乐的。母亲一辈子吃的是苦,奉献的是血浓于水的爱。

          祝愿母亲长命百岁。

          责任编辑:王杨

    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    相关新闻
          返回顶部